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沸石百科视频中心

“沸石大哥”— 刘严蓬

发布时间:2016-04-08     浏览次数:327

四年前,选择在一个陌生的海域重新起航,刚过不惑之年的刘严蓬从未有过犹豫。在创办北京国投盛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投科技”)之前,刘严蓬是北京国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美科技”)的掌门人。2012年底,在执掌国美科技近7年后,他选择了离开,开始了人生第三次创业,也就是国投科技。

 

国投盛世,是一家注册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高科技企业,以沸石产品研究为主导,集项目投资、技术开发、货物进出口于一体。创办至今仅4年时间,已成为首都企业家俱乐部副理事长单位、国际沸石协会(InternationalZeolite Association)会员。

沸石(zeolite),其实是一种矿石,具有吸附性、离子交换性、催化和耐酸耐热等性能,最早发现于1756年,目前在国际上已被广泛应用于气体干燥、土壤净化和污水处理等环保领域。

“但在中国,沸石研究还很落后,大多数只应用于动物饲料添加中。”说到这儿,刘严蓬有些痛心,“这也是我决定把沸石研发推向高端科技环保领域的初衷。”

2015年,国投科技在深圳前海股权交易中心成功挂牌上市,并耗资5亿多元人民币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投资建设了“沸石环保新材料产业园”,被承德市政府列为“承德市重点项目”。

事实上,尽管刘严蓬信心满满,但沸石的研发技术在国内至今仍鲜有人听闻,且研发过程烧钱很厉害,虽有国内一线研究人员坐镇,但并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且前路难测。

“我很早就想明白了,这是一个归零的过程,一个挑战也是机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专访时,刘严蓬仍旧笑得轻松惬意。

而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这样的冒险决定,反而才像他。


专业“干部”白手起家

刘严蓬生性自由敢拼,喜欢调侃地称呼自己“老炮儿”。

1992年春,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刚刚从军校毕业的刘严蓬很有几分年轻气盛的锐利,在部队工作了两年后,便毅然选择下海经商。

第一站,便是首都北京。

时年25岁的小伙子,用凑来的钱,大胆地选择了进军餐饮业。

回忆起这段经历,刘严蓬至今依然感慨万千,“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营生,我一做就是十年”。而这漫长也短暂的十年功夫,即便中途困难重重,刘严蓬也咬牙坚持了下来。刘严蓬也在汗水里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这真是野蛮生长的十年,自我学习、不断复盘,逼迫到窘境时选择勇往直前、冷静镇定地想办法熬过去。”

但彼时的他还没意识到,自己人生的转机又一次到来。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从餐饮业‘跳槽’到‘空气能’这样的高科技领域,毕竟我学的专业不是这个。”刘严蓬回忆道。

这个巧合,恰是源自他的孩子。

2000年初,刘严蓬发现自己上初中的儿子,每天都会背着一个又重又大的水瓶往返于家和学校。

在那个年代,北京大部分学校的供水依然在采用传统的电热水器烧水模式,学生课间休息的10分钟时间里,根本无法喝到温度适中的饮用水,而每年也都有学生因饮用过热的开水而导致烫伤事件发生。

思考了几天的刘严蓬,决定为了儿子,改善学校师生的喝水环境,研究一款健康饮水机,解决课间10分钟的饮水难题。

此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一面查阅医学资料,一面利用自己经营餐馆积攒下的资金组建科研团队,进行实地考察、实验。

仅半年时间,他和他的团队便成功创造了当时轰动全国的校园温开水节能饮水机,同时也颠覆了电热水器的设计弊端,采用热能交换技术,冷热逆循环原理,和彼时世界上尖端的膜分离技术,将自来水多级净化、封闭加热。

“我们那个机器可以将100度的开水瞬间交换成35度的温开水,将65度的热量传导给冷水,由此可达到节能80%的作用。”这一发明,让刘严蓬很是兴奋,“我们真正做到了给中小学生造福利,让学生课间10分钟能够喝到健康的温开水。”

截至2015年,这一产品已覆盖内地22个省、市、自治区,并远销港澳台和东南亚等地。其中,仅北京一地便有几千所学校投入使用该产品。


 

毅然转身环保产业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产品生机勃发之时,刘严蓬让人大跌眼镜地把公司和团队委托给朋友,过起了“隐退”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想寻找一些更有挑战,更有价值,对社会也更有意义的事情做”。

直到2009年,在一次与中科院院士聊天的过程中,“沸石”这一新鲜的词汇,进入了刘严蓬的耳畔。

“当时那个院士多次提出说,中国有一块非常好的资源,但是没有人去开发它,就是沸石。”刘严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实,沸石这一矿产资源在1756年便已被发现,在国际科研领域,被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石油化工和国防军事等领域。

“但在中国,我们几乎都把沸石添加进动物饲料里了,即使(沸石)存储量非常庞大,我们也没有人来研发。”这让刘严蓬有些哭笑不得。

据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由于沸石内部充满细微孔穴和通道,它的重量明显较比一般石头轻。而根据这一特性,人们常用它来筛选分子,并可以获得良好的效果。

“假如把沸石比作旅馆,那么1立方微米的这种‘超级旅馆’内就有100万个‘房间’。”刘严蓬解释道,这些房间能根据“旅客”(分子和离子)的性别、高矮、胖瘦、嗜好自动开门或挡驾,“绝对不会让‘胖子’到‘瘦子’的房间去,也不会使‘高个子’与‘矮个子’同住一室。”

朋友的介绍,再次让刘严蓬的心思活跃了起来。

在中国,沸石资源虽分布广泛但却极其分散。其中,最集中也最优质的沸石,“藏身”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县,存储量占全国总量的37.5%,世界总量的15%。

2009年,在多名专家的带领下,刘严蓬开始了实地考察和调研,也萌发了再次创业的决心。

 

中国的“沸石大哥”

几乎没有迟疑,考察过后,刘严蓬一口气投下了近1000万元买下了围场县这片“富庶”的矿区。

然而,理想虽丰满,但现实往往残酷。

从2009年到今天,近7年的时间里,刘严蓬前后砸下几千万元人民币用于沸石的开发和研究。

2014年,为了更专业地研发沸石项目,刘严蓬联合几个朋友出资创办了北京国投盛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随后,为将沸石产业打造成一家具有高新技术加互联网思维的链条式公司,刘严蓬分别在河北成立国盟矿业有限公司和国投盛世承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斥资5亿元人民币建设年产150万吨的环保新材料产业园,用于沸石的基础开采和加工。

几个月后,国投盛世(北京)生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和国投盛世(北京)环保技术研究所分别在北京成立,为基础沸石产品的深加工提供了技术支持。

此外,公司开始与中国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北京农林科学院、清华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河北农业大学、韩国沸石研究所、日本新工艺沸石研究所等国内外知名科研院所签署了产学研合作协议,并聘请了多位国内外知名专家,进行沸石产品的研究。

2015年末,国投科技正式加入国际沸石协会(International Zeolite Association),同时与联合国大学(UNU)、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世界粮农组织(FAO)及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CGCF)达成合作意向,展开专项课题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对环境污染治理的示范工程。

截至目前,公司已成功申报了高效节能的天然沸石污水处理装置、天然沸石抑菌除味涂料添加剂节能制备装置、天然沸石合成4A沸石的节能制备装置、天然沸石净化水处理装置等六项专利技术,及包括生态环保建材、土壤修复、水污染治理和生活日用品在内的近20项产品。

“今年5月,这些产品将全面问世。”刘严蓬也为此忙得不可开交,这跟他之前的生活完全不同。

有人说,刘严蓬想做中国的“沸石大哥”。

沸石项目开发前,刘严蓬每天的生活是喝茶、品酒、打高尔夫球,每年也会抽出一个月的时间,陪妻子和儿子周游世界,“但现在生活简单了很多,天天都是忙于工作,创业让你的生活变得很单调,但我依然乐在其中”。

谈及未来,刘严蓬依旧踌躇满志,“我们以后可延伸的地方很多,但现在还是要专注把现有事情做好”。

 

用新型环保材料撬动大环保

法治周末:能谈谈你为什么选择沸石这个产业吗?

刘严蓬:现在很多人都去国外旅游,列个清单买国外的奢侈品乃至于日用品,比如日本生产的沸石快消品;财富自由就去国外定居,部分原因是天蓝水清、食品安全。我们一定要让中国老百姓在中国能够买到绿色日用品、建材,比如沸石除味剂、沸石矿泉水、沸石面膜,沸石牙膏,享受到绿色、生态、高品质的产品。

我们去日本考察发现,在日本,贵族或者富人才消费得起添加沸石的建筑材料,比如用沸石涂料刷过的墙,称为会呼吸的墙,防潮、防霉、防裂、除菌、除味,每平米售价折合人民币5000元。但是国投科技,更希望提供给广大中产阶级消费能力之内的高品质绿色产品。未来,除了继续开发更多加入沸石的绿色消费产品,我们国投科技一定要参与环境治理中去,修复土壤、净化水源、处理垃圾、提高农业产量等,不仅仅企业盈利,而且对社会有价值、有意义。而对社会有价值有意义的企业,一定会走得长远而健康。


法治周末:从空气能研究到沸石开发,你一直都在关注中国的环境保护问题,那么你是怎样理解环保这个概念的?

刘严蓬:环境是牵扯着我们生存的最基本条件,也就是说环保与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

我们除了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之外,最应该关心的就是环境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和我们的身体健康、生活质量直接挂钩。没有环保怎么来健康呢?喝不到清洁的水,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吃不到安全的食品,怎么会健康呢?

在我看来,环保是我们未来几十年全球都会重视的一个领域。站在个人角度,也就是说我作为一个商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赚钱,但重要的是我还是一个公民,我从事环保领域,我认为赚钱只是一个小部分,我更大的期望是带来一种社会效益,可以造福于人类。


法治周末:你觉得现在中国环保领域的市场前景如何?

刘严蓬:这个市场巨大。举个例子,几年前的湖南镉大米事件。湖南是大米产区,但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重金属超标,就是说种植的土壤和浇灌的水资源都被周边的小矿业给污染了。但我们消费者是不知情的,吃了这个大米,会对你的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带来危害。

目前中国能保证我们吃饭的土地有18亿亩,假如说污染得不到有效控制,那我们的食品安全无法保障。现在,国家正在下大力气来治理土壤污染,土壤是人类生存之本。

“十三五”国家战略里也重点提出了大环保的概念,所以在这个领域,未来的市场和商机是很大的。


法治周末:据你了解,现在中国从事环保产业的企业规模如何?目前来看,这些产业运营都规范吗?有没有一个准入标准或者是门槛?

刘严蓬:其实现在做环保领域的企业有很多,任何一个产业,参与者越多,也就证明这个行业的发展空间越大。

中国环保喊了十几年,但真正引起国家重视其实就是近几年,而真正实施保护是在未来的几年。

这么大的一个环境修复领域,未来一定会多出成百上千的相关企业,但究竟能不能做出头,那就是各打擂台、各凭本事了。你的技术好、商业模式好,你就有可能脱颖而出。反之,就有可能被淘汰。


法治周末:你觉得目前我国从事环保产业的企业生存状况如何?  

刘严蓬:说实话,很严峻,任重而道远。所有的新技术研发都需要很长一个周期,需要我们在现有的技术上再不断加工,才能有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新的方式和新的商业模式。我们现在都在想办法治理污染,但还是有新的污染源不断在出现。

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我们公司现在已经把石头开发成了纤维、布,这个布它是有吸附能力,做成衣服穿在身上,既可以吸汗,也可以吸附空气里的有害物质。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我们却用了3年的时间。而现在中国的经济环境,又有多少企业能挺过这个漫长的时间来把产品推向大众呢?有很多都是中途资金链断裂,企业就倒闭了。


法治周末:你觉得这两年中国政府对环保产业的扶持力度是否有加大?

刘严蓬:这个确实有,首先国家已经将环保产业放到了国家战略这样一个高度上。比如说土壤污染修复,现在就已经是国家行为了,国家要拿出钱来补贴给农民去修复土壤。

在政策上,“水十条”已经出台,“土十条”也要马上出台了。同时国家对环保、高科技等新建的项目,也在不断出台新的扶持政策。


法治周末:作为一个环保企业经营者,在你看来,现在环保领域的政策法规,还有没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刘严蓬:当然很希望国家有关部门真正考虑到我们的民生问题,真正考虑到我们的投资方向,以国家政策和法律为导向,在整个环保这种大概念下出台相应的更具体的法规和措施。毕竟环境保护这样的领域,仅靠几个民营企业想怎样作为是不现实的。

现在我们的“十三五”规划里,就已经有相应的奖励政策和配套机制了,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以我们自身来举个例子说,公司作为环保领域的企业,在沸石环保新材料产业园规划建设中,承德市政府、围场县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包括税收上也是,现在的新建环保企业,自建成投产之日起,前3年所征企业所得税地方留成部分全额奖励给企业,两年内免征属于县本级收入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中央、省、县共享非税收入中县级分享部分,当然法律、法规、规章和上级政府及部门另有规定的除外。


法治周末:中国目前有些地方的土壤、空气和水资源都有一定程度的污染,你觉得造成这些污染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

刘严蓬:由于过去的法律法规不健全,造成很多唯利是图的小企业乱砍乱伐、随意排放污水和有毒气体。一些企业为了自身的经济发展,完全忽略了对环保可能造成的损害,不按国家制定的环保标准去做事情,所以导致了现在种种恶劣的后遗症。但我相信,在现在这样的政策支持下,中国的环境问题一定会逐步得到改善。


法治周末:创业家的视野决定了企业的格局,那么国投科技5年内的愿景是什么?

刘严蓬:国投集团凭借自身储量丰富的高品类沸石矿,为社会提供环保高科技技术和新材料,打造沸石生态圈,帮助制造业升级,生产出绿色、生态、差异化的产品,渗透领域为绿色建材、生活快消品、化妆品、护肤品、保健品、医疗用品、土壤治理、水处理、军工等。